至此公开听证会已公开了问询11位证人的计划,这场弹劾调查将进入一场拉锯战

原标题:前大使出席公开听证会:特朗普弹劾案再度升温?
来源:新京报  公开听证会已再无法如1970年代那样形成某种共识,反而会加速美国政治精英乃至普通社会层面的剧烈撕裂。  ▲新京报我们视频出品。  特朗普弹劾案仍在继续。  新京报报道,11月15日,特朗普弹劾案迎来第二场听证会,前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约万诺维奇出席了国会众议院的公开听证。约万诺维奇表达了自己对过去几年对乌外交政策退步的不安,她表示自己看到特朗普与乌总统通话内容时感到震惊且面色大变。在大使作证期间,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发文攻击她称:“她去的每个地方都变得不好了”。  随后,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也旋即跟进、批评总统恐吓证人、妨碍司法。而按照目前公开的安排,这场颇为“一地鸡毛”的党争恶斗大戏也才是刚刚开始。  国会众议院弹劾调查于本月13日开启,至此公开听证会已公开了问询11位证人的计划。  这11位证人虽然也部分接受了共和党的问询要求,但基本上都是9月24日开启的五周多的闭门调查已覆盖了的范围。  按照民主党人自己的说法,基于20位证人闭门问询所形成的长达2677页的材料已足以支撑他们对总统的指控。  换言之,民主党几乎已清楚这些特朗普政府现任或前任官员的立场与可能爆料的底线,而让他们透过电视直播进行公开听证,其实也只是希望让普通民众亲眼看到特朗普的“所作所为”、从而继续制造舆论声势,为年内在国会众议院完成弹劾表决尽可能提供民意条件。  具体而言,目前已安排的“重新过堂”的11位证人,7位来自美国国务院即外交系统、3位来自总统安全事务委员会即白宫内圈班底、1位来自美国国防部。  从这一安排看,民主党人还是将公开听证的重点放在了证明“特朗普政府将4亿美元军事援助为杠杆施压乌克兰、要求其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这一关键证据链。  包括约瓦诺维奇在内的具体推进外交事务的证人,以及莫里森等来自国安会的证人大概都在支持这一“证据”。  他们抱怨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主导了美国对乌克兰政策,而且其目标完全是政治性的;甚至特朗普在对乌政策上也只关注选举利益。  也正是因此,特朗普政府才在15日公开了与泽连斯基当选之后首次通话的内容,力图证明其对乌政策具有战略延续性。  不过,可想而知,民主党和特朗普各自想证明的所谓“事实”的效果一定是党争性的。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目前的证人中也包括了副总统彭斯的助手。  这就意味着,与所谓“通俄门”调查基本没有涉及彭斯不同,目前的“通话门”调查却是对共和党正副总统全覆盖的,这其实也就增加了共和党特别是国会参议院共和党人对弹劾之后罢免程序的阻碍决心。  目前民主党的做法让人很容易联想起1970年代“水门事件”中国会举行的公开听证。  “水门”时代下民众的确通过仅有的三四个频道看到了同样的内容,这很大程度上导致了两党选民对尼克松态度的微妙变化,最终也加速了尼克松被逼退结果的到来。  但在如今特朗普更加得心应手的社交媒体时代,同一场听证会,不同选民完全可能通过多元化的平台得到截然不同的信息。  或者可以说,虽然每场听证会被问询的只是一位或几位证人,但这些证人背后都会坐着那位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的特朗普。  必须看到,公开听证已再无法如1970年代那样形成某种共识,反而会加速美国政治精英乃至普通社会层面的撕裂。  □刁大明(学者)  编辑
陈静 校对 郭利

这就意味着,与所谓“通俄门”调查基本没有涉及彭斯不同,目前的“通话门”调查却是对共和党正副总统全覆盖的,这其实也就增加了共和党特别是国会参议院共和党人对弹劾之后罢免程序的阻碍决心。

特朗普的这番表态,是在回应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17日的“喊话”。佩洛西17日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如果特朗普“有可以证明自己没有罪责的信息……那我们期待看到这样的信息。”她还建议说:“总统可以直接到听证会上作证,说出他想要说的所有真相……他也可以以书面形式这样做。他有一切机会陈述自己的情况。”

责任编辑:叶攀

具体而言,目前已安排的“重新过堂”的11位证人,7位来自美国国务院即外交系统、3位来自总统安全事务委员会即白宫内圈班底、1位来自美国国防部。

弹劾案可能持续几个月之久

威廉姆斯在闭门听证会上表示,扣留对乌军援是“愚蠢的”,特朗普与泽连斯基的通话“不正常”。她在11月19日的公开听证会上称,她发现特朗普7月25日与泽连斯基的通话“不正常”是因为他们讨论的是“一个美国国内政治问题”。

从这一安排看,民主党人还是将公开听证的重点放在了证明“特朗普政府将4亿美元军事援助为杠杆施压乌克兰、要求其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这一关键证据链。

特朗普愿意作证但形式未定

分析人士称,除此之外,司法委员会至少还会再举行一次听证会,让民主党人陈述他们对特朗普的指控。同时,在第二次听证会上,司法委员会可能会就“弹劾条款”进行投票,从而使众议院在今年底前有时间就弹劾进行全院表决。

或者可以说,虽然每场听证会被问询的只是一位或几位证人,但这些证人背后都会坐着那位不断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的特朗普。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司法委员会的一些民主党人还希望列入其他指控,如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在“通俄门”调查中指出的妨碍司法的情况。他们警告称,如果不将穆勒报告所指出的问题列入弹劾进程,那将实际上意味着“原谅”特朗普的这些行为。

随后,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也旋即跟进、批评总统恐吓证人、妨碍司法。而按照目前公开的安排,这场颇为“一地鸡毛”的党争恶斗大戏也才是刚刚开始。

当地时间11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会“慎重考虑”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的建议,到国会听证会上就针对他的弹劾调查作证,以洗脱自己的滥用职权等嫌疑。

尽管如此,民主党内部仍意见不一。民主党领导层围绕起草什么样的“弹劾条款”及其中是否应包括特朗普的违法行为展开激烈争论。他们甚至否认已经开始起草“弹劾条款”,坚称将先完成调查再决定是否向前推进。

这11位证人虽然也部分接受了共和党的问询要求,但基本上都是9月24日开启的五周多的闭门调查已覆盖了的范围。

在桑德兰之前,白宫国家安全助理蒂姆·莫里森、美国前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将于当地时间19日到国会作证。沃尔克此前已表示,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的确是这桩政治交易的“最重要推手”。美国副总统彭斯的外交政策助理威廉姆斯、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欧洲事务主任亚历山大·文德曼中校,也将出现在19日的听证会上。这两人均已明确表态,他们确实听到了特朗普总统要求泽连斯基总统帮忙调查拜登父子的言论。

据报道,司法委员会将于12月4日举行首场听证会,与会者将包括一批宪法问题专家,重点讨论什么可以进行弹劾以及“弹劾进程的程序运用”等问题。

按照民主党人自己的说法,基于20位证人闭门问询所形成的长达2677页的材料已足以支撑他们对总统的指控。

8名关键证人本周将作证

如果众议院民主党通过对特朗普的“弹劾条款”,参议院共和党将利用其多数党地位发起“全院审判”,予以反击

也正是因此,特朗普政府才在15日公开了与泽连斯基当选之后首次通话的内容,力图证明其对乌政策具有战略延续性。

根据美国众议院目前的听证进程,今年12月底之前,特朗普有可能被众议院以简单多数弹劾。如果走到这一步,由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将从明年1月起接手这起弹劾案。要想认定对特朗普的指控并将其免去总统职务,需要参议院内三分之二的议员投票支持。以民主、共和两党目前在参议院的议席分布来看,民主党要想将特朗普拉下马,至少需要争取到20名共和党参议员的支持,而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到目前为止,虽然参议院内不少共和党议员对特朗普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做法提出批评,但还没有任何一位共和党参议员在弹劾程序中呼吁免掉特朗普。

原标题:多名证人出面指证 美“通乌门”弹劾调查陷入拉锯战

不过,可想而知,民主党和特朗普各自想证明的所谓“事实”的效果一定是党争性的。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

(原标题:弹劾案再度升温 特朗普“慎重考虑”到国会自辩)

纳德勒在函件中还写道,司法委员会计划利用听证会“分析”情报委员会获得的证据。他补充说,“总统起码有一个选择,即他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参与弹劾听证,否则就应停止对程序抱怨不休……我希望他选择参加调查,直接地或通过律师,就像他之前的其他总统一样。”

他们抱怨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在过去一段时间里主导了美国对乌克兰政策,而且其目标完全是政治性的;甚至特朗普在对乌政策上也只关注选举利益。

明年2月,民主党内将围绕总统候选人提名展开一系列激烈竞争,这意味着,佩洛西等民主党大佬必须在“留在华盛顿弹劾特朗普”与“全力投入候选人提名战”二者之间作出选择。

参议院的规则要求所有成员必须参加审判。目前也无法知道参议院审判会持续多久。在1998年,参议院对克林顿的审判持续了5周。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称,可以参照克林顿时期的模式,但时间上则不一定。一位国会助手认为,对特朗普的参议院审判可能只需两周时间。但格雷厄姆警告称,如果白宫要求传唤未曾在众议院调查中作证的证人,如拜登等,审判的时间就会进一步拖延。

包括约瓦诺维奇在内的具体推进外交事务的证人,以及莫里森等来自国安会的证人大概都在支持这一“证据”。

本周预计将有8名官员前往国会作证,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是其中的核心人物。据说,将于11月20日到国会作证的桑德兰今年夏天曾与特朗普密会了至少6次,所谈的核心就是用美国对乌克兰的近4亿美元军事援助换取有利于特朗普总统的政治调查。美国驻乌克兰临时代办廉姆·泰勒的助手霍尔姆斯上周曾作证称,他曾在基辅的一家饭店听到特朗普总统和桑德兰的通话,在那次通话中,特朗普问桑德兰“所以他会调查吗”,桑德兰回答说“他会的”,“你要他做任何事”,他都会做。尽管桑德兰曾是特朗普的亲密盟友,但在11月初的闭门听证会中他已“反水”,改口称特朗普的确曾授意他通过对乌军事援助换取拜登调查的互惠交换性交易,而这正是本次弹劾调查的中心环节。在20日的公开听证会上,预计桑德兰将披露更多有关这项互惠交换性的交易的细节。

迄今为止,在听证会上,出面作证的官员主要包括前乌克兰特使库尔特·沃尔克、前驻乌克兰大使玛丽·约万诺维奇、前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任亚历山大·西蒙·温德曼、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国务卿蓬佩奥的前顾问迈克尔·麦金莱、副总统彭斯的助手詹妮弗·威廉姆斯以及国防部负责俄罗斯和乌克兰事务的副助理部长劳拉·库珀等。